关于促成组织联合政府并呼吁美国人民制止政府在军事上援助国民党声明

(一九四六年七月二十三日)

 

最近几年来,我一直从事于战时救济工作,给中国的抗战增加一分力量。我避免参加政治方面的争论,以免影响工作。我的沉默是为了集中全部精力来争取战争的胜利。    

今天我们的国土已经没有外来敌人的威胁。但威胁却起自国内,起自内战。反动分子企图将美国卷进我国的内战,从而将全世界都卷入这个战争。这种内战已经是不宣而战地开始了。    

这个灾难必须趁它一开始的时候就加以阻止。凡是具有人性的人都必须发言。我虽然仍愿专心做我的救济工作,也决不愿妨碍我的工作,但是,现在我觉得有讲话的必要了。    

目前的危机并不是那一边——国民党还是共产党——胜利的问题,而是中国人民的问题,他们的团结、自由和生活的问题。这问题不是双方增减兵力或者斤斤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所能解决的。悬于天平之上的不是党权的问题,而是人权的问题。    

人民都时刻渴望这次无止无休的和谈会有一些结果。但是,在每次勉强撮合的休战谈判之后,新的破裂又跟踪而来。国共谈判是不能得到最后答案的。最后的答案必须由中国人民来决定。    

解决的办法虽然困难,却是明显的,那就是正确地理解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民族主义、民权主义、民生主义,并且在今天正确地应用它。    

民族主义在今天的意义是:中国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这个国家里,有许多不同的政治见解。我们必须有一个人人都能向它提供意见的政府。    

 民权主义在今天的意义是:国民党的训政时期已经过去,宪政时期必须开始了。这是我们的人民历尽艰辛赢得的。他们已经证明他们具备了自治的条件。    

所以联合政府应当立即组织起来。它决不能单独由国民党派定的代表来组织。每一个党派都必须选出他们的代表。国民党的代表也应当由党员中推选出来,而不应由一个统治集团指派。国民党内有许多干练、进步的党员,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发言。现在是用实际行动来建立民主的时候了。    

代表经过民主方式选出以后,应当让他们起草一个为中国人民所承认和批准的宪法。让这些代表在宪法中写明,中国人民将有不可剥夺的自由,这些自由绝不能听凭少数野心家的一时好恶来决定,而是完全掌握在人民自己手里的。    

民生主义在今天的意义是:不能再让人民忍受饥饿,而贪官污吏却在积累巨额的财富,忠实的公务人员则沮丧失望。民生主义就是说,土地问题必须作合理的解决。这并不是共产党或外国煽动出来的,而是从我们自己历史上得来的结论。一百年以前,农民的动荡曾经引起了太平天国革命。人民起来反抗饥饿、封建主义和殖民制度,这是不能抹杀的权利。现在,人民的这些权利是更不能抹杀了。“耕者有其田”是孙中山的政纲。它也是在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通过的。它是治疗中国饥饿的方法。中国善后救济总署署长最近不是也说过,在共产党的区域中没有饥荒吗?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实行了孙中山的政纲,将耕地分配给农民。同样的民生主义的筹策应推行到全国。    

国民党必须通过联合政府、人民民主和土地改革来执行它的历史任务,领导中国人民走向全面解放。如果国民党做到这一点,它无疑地将成为任何联合政府的领导者,并且会得到许多党派的人士的拥护,包括那些没有军队因而得不到谈判资格的党派在内。自由批评必须代替腐化、恐怖和政治暗杀。国民党应该立即执行这些任务,否则就要担负掀起内战的责任。    

内战不能促成团结和解放,不能解决民生问题。内战带给中国人民的只是混乱、饥饿和破坏。内战将使我们看到城市与农村相脱节。农民将拥护共产党,因为它分土地给他们,并且减了税。那时,国民党所占据的城市究竟向哪里获得原料、出口货物、甚至于粮食呢?刺刀是不能收割的。已经吞没了都市的通货膨胀还要成千倍地膨胀。国民党是不能在这种战争中获得胜利的。    

这些都已经是清楚的了,那末为什么反动派还要挑起一个无法取胜的战争呢?这是因为他们企图以中国内部的冲突来挑起美苏战争,这样最后消灭中共。    

美国人民是中国人民的盟友和老友,我们必须明白地告诉他们,这是一条灾难的道路。必须告诉他们,美国的反动分子正在与中国的反动分子互相勾结,狼狈为奸。必须告诉他们,目前在中国境内的美国军队并不在加强中国人民的安宁。必须忠告他们,所有的借款只能借给人民所承认的真正代表人民的政府。必须告诉他们,如果美国能明白表示不再供给军火和军事援助,那末,中国的内战就决不会扩大。    

世界规模的战火已经在我们国土内燃起了第一个火焰。我们必须扑灭它,否则,它会将全世界毁灭的。我特向中国两大党的领袖们和其他党派的领袖们呼吁,立刻将联合政府组织起来!    

我向美国朋友们呼吁,你们应当阻止所有的军事援助,并帮助一个属于中国人民的政府,来推动这样一个运动。    

(一九四六年七月二十五日重庆《新华日报》)

上一页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事件

下一页广州脱险

copyright 2013 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 沪ICP备075044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