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中国在海外的朋友们的公开信(一九四三年九月十八日)

亲爱的朋友们:

这是我第三次向你们讲话了。在保卫中国同盟的总报告的篇首,我先对你们的援助致谢,并且请求你们继续支援中国人民的斗争。

第一次讲话是五年前。从那时候起,不知经过了多少事变!当时我请求你们帮助中国,因为中国是“世界各国人民反法西斯侵略和反对黑暗的伟大斗争发展为公开战争的战场之一”。我说过那是“由于中国人民象西班牙人民一样,拒绝投降,因此连慕尼黑协定也没有能够使法西斯的浪潮淹没世界”。

那时你我都不能预料到,由于许多国家目光短小到令人难信的地步,光荣地战斗着的、坚守着那些国家的门户的西班牙人民竟会遭到失败。我们也没能预见,法西斯的胜利——这场噩梦几乎变成了现实;没能预见由于当时世界还不能团结起来阻止战争,以致不得不在敌人掌握着主动的情况下作战;没能预见反轴心国家直到极迟的时候(但还不太迟)才联合起来,付出了数百万生命的代价,最后才扭转了大局。

今天法西斯国家的军事失败已经在望,那末,我们就更需要保持并且加强用这样大代价换来的团结;我们就更需要保持并发扬民主;全世界人民就更需要孜孜不倦地为全世界一般人的共同利益而共同努力。

在抗日前线的中国军队和人民的武装部队仍然担当着远东反法西斯战争的前卫,中国人民的武装部队进行斗争、实行民主,把许多孤立的有机据点扩大为敌后强大的抗日根据地。现在,他们已经不是孤军奋战了。他们正同所有国家的数百万兵士并肩作战,逐渐勒紧敌人脖子上的绞索。那是好的。那也是他们一直盼望而且相信一定会实现的事情。

我们的优秀战士并没有因为已有的成就而居功自满。现在既然有别人加入了战斗,那末他们的唯一的要求就是全世界的战线上都要尽量大的力量来作战。至于他们自己,虽然作战的时间较久,但他们并不借此就要求丝毫减少作为一个同盟国家应负的责任。对于国内有些人们,认为现在可以让别人去争取胜利的意见,他们也给了极其严厉的驳斥。他们认识到,对战友们负责任也就是对自己负责任;只有把援助和我们自己一切的力量用在比以前更艰苦的战斗上,我们才有资格要求援助。只有这样,中国的土地才能得到解放;只有靠自己的力量,我们才能把中国建设成新世界的一部分。

这个总报告的大部分是讲到在游击区中救护伤员,护送他们归队,与疾病、饥饿作战,以防敌人的这些同盟者影响斗争的力量等等工作。为什么要特别提到边区呢?我们是否把边区的要求放在其他中国地区和其他中国军队的要求的前面呢?不。我们并不如此。我们所以把重点放在游击区,是因为它们虽然牵制了并且仍在牵制着日本在中国几乎一半的兵力,但是它们已经有三年没有得到过任何武器和金钱的援助,以及与我们的工作特别有关的医药援助。西班牙单独在欧洲武装反抗法西斯的时候,不幸的“不干涉”政策使它得不到武器。而今天最沉重地打击日本法西斯在中国的阵地的军队,却遇到一个更严厉、更残忍的“不干涉”政策。国内政治的封锁使他们没有医生、外科器械和药品;甚至由国外友人送来的,他们也得不到。我们并不要求给他们优先待遇,而是要求平等待遇,要求取消封锁,并吁请大家不要对封锁默许。这种封锁在中国划出了一条无形的界线,一边是每一个抗日受伤的战士都可以有资格受到治疗,一边却不然。

保卫中国同盟完全致力于救济工作,但是,救济工作要有一定的目的。它希望在自己的范围之内,并仅就自己的范围之内,帮助打赢这个反法西斯的战争。当世界还没有完全加入这伟大斗争的时候,本同盟反对“中立”的救济观念,主张首先把援助送给反侵略的战士们,因为如果不是他们用斗争来挡住了侵略者的路,那末,侵略者获得胜利之后就会造成那样深重的苦难,即使全世界的救济力量也无济于事了。今天本同盟主张工作应该帮助争取最后的胜利,保证维持一切反法西斯的力量的团结,不许发生新的分裂,以免既得的斗争果实受到危害,并使世界不再遭遇新的毁灭性的内战和国际战争。保卫中国同盟既不支持、也不曾支持过“不干涉”政策。它主张世界各国人民都有权利和义务来帮助争取人民自由的斗争,制止侵略和倒退,制止那些有意地及无意地为侵略和倒退开门的人。它主张发扬白求恩大夫帮助中国的精神,他为了保卫全世界的人民而斗争,而牺牲在中国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战场上。我们最初提出来的口号是“帮助中国人民使他们能帮助他们自己”。今天仍是一样。帮助中国人民,使他们能帮助他们自己——并帮助你们。中国没有团结,整个反法西斯阵营没有团结,就不能获得胜利。没有民主,就不能有团结。没有人民的积极性,就不能有民主,而这种积极性是建筑在对于大家所面临的问题的了解这一基础之上的。中国救济事业,作为积极的、民主的活动,就是要按照平等按照比例的原则对所有抗日的人予以援助。每一块募集到的钱,每一个为这个目的而发出的呼声,都不仅是剪除痛苦,而且是打击那些制造这些痛苦的东西。这些东西如果我们不予摧毁,它们就必然要带来新的灾难。这是最真实的人道主义。

所以我们今天说的还是五年前说过的话。救济只是反法西斯的救济。救济只是争取民主的救济。只有这样办,才能帮助中国人民并帮助你们自己。

(《保卫中国同盟年报(一九四三年)》)

上一页保卫中国同盟成立宣言(一九三八年六月)

下一页国民党已不再是一个政治力量(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十九日)

copyright 2013 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 沪ICP备07504450号